刚买完早餐回住所时,碰到了一直挺可爱的小狸花
我们同时停下动作,相互看着对方

它在垃圾堆仿佛在寻找些什么
在寻找可以饱腹的食物

他的样子,使我将记忆快速回溯
想起我家的那两只小笨猫还未出生在这个世上,并且他们的妈妈第一次看我亦是如此

第一次喂橘妈,我给的是罐头
最后一次喂橘妈,而是用一盒猫粮换走了它的两个孩子

再后来,回去见到时,仅剩橘妈重新孤苦伶仃的生活了
我不知道它是否还在寻找着它不翼而飞的两个孩子
也不知道它孩子无一幸免的离开她时的心情

但我想,这是我用文字所表达不出来的






它们母女俩也是橘猫
可能是没有养过那么可爱的幼猫
没有养过在一个多月大的时候抚摸幼猫咪的小脑袋
以至于这两天在女朋友工作的科技园门口看到的幼猫崽格外的喜欢

依稀记得前段时间他们母女两在嬉戏玩闹
但这两日却只看到小橘子一个

它跳上了一块黝黑的软纸板,在磨爪子
它自己会去逗小狗,惹人可爱
它会把一张X型桌腿当作猫爬架,上蹿下跳

但它不是很会找到能让自己填饱肚子的食物
也不是很会判断人们是否会伤害诱捕它

它很喜欢小孩子,很亲很亲